初蔳

静寂着,空荡的牢,像沉默在悄然发酵;黑暗中,有人在祈祷,在谎报,没那么糟。

任一切燃烧,幻想全当成毒药,灵魂在下跪求饶,过了就好;无所谓警告,反正也逃脱不掉,最坏就真的把你囚铐,受煎熬。

我宁可现在手握尖刀,插进谁的怀抱无人知道;我确定此刻我就快疯掉,也不愿一遍遍重复你的好;连天空也在阴森森地笑,笑胆小的人不逃跑等谁依靠;我确定我早已无可救药,耳边回荡的全是你的好。

评论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