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蔳

也许

嗨,也许你现在和我一样,即使将自己锁入尘嚣,灵魂却还在寻找,在飘渺的烟雾里等待谁回巢。也许时光真的是朵开不败的花,回忆真的是扇门;也许幼时爱不释手的泰迪,终究变不成我喜欢的人。

如一杯清茶、一声擦瓷盏的轻响,说它无味也可,诗意也罢,叹息后剩的,也许只是说不清道不尽的也许。

但,哪会有那么多散发着文艺气息的也许?

太多假设的梦,都是晃眼的空壳;太多后怕和后悔,都是掩盖的脆弱。

活在虚幻或真实的世界里的人,会不会为自己假设过的也许而感到抱歉?

也许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