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蔳

努力也不只是为了向她证明吧。希望接下来的一切不会对不起那个傻傻的自己。在七百三十天后,如果能圆一个迟到的梦给你,足矣。

午安。


静寂着,空荡的牢,像沉默在悄然发酵;黑暗中,有人在祈祷,在谎报,没那么糟。

任一切燃烧,幻想全当成毒药,灵魂在下跪求饶,过了就好;无所谓警告,反正也逃脱不掉,最坏就真的把你囚铐,受煎熬。

我宁可现在手握尖刀,插进谁的怀抱无人知道;我确定此刻我就快疯掉,也不愿一遍遍重复你的好;连天空也在阴森森地笑,笑胆小的人不逃跑等谁依靠;我确定我早已无可救药,耳边回荡的全是你的好。

也许

嗨,也许你现在和我一样,即使将自己锁入尘嚣,灵魂却还在寻找,在飘渺的烟雾里等待谁回巢。也许时光真的是朵开不败的花,回忆真的是扇门;也许幼时爱不释手的泰迪,终究变不成我喜欢的人。

如一杯清茶、一声擦瓷盏的轻响,说它无味也可,诗意也罢,叹息后剩的,也许只是说不清道不尽的也许。

但,哪会有那么多散发着文艺气息的也许?

太多假设的梦,都是晃眼的空壳;太多后怕和后悔,都是掩盖的脆弱。

活在虚幻或真实的世界里的人,会不会为自己假设过的也许而感到抱歉?

也许。


在某一天入睡之前,我突然想要变成更好的人。

是因为你吗?

我从未渴求过能追上你,甚至没敢想象我能与你在同一个区域里谈笑,或与你一样受人赞赏。那是多么特别的你,多么想让人靠近的你。

我只希望自己能进步一点点,在引起你注意一点点,让你知道,我一次次地试探与询问不只是为了拥有你的鼓励。虽然我现在根本还做不到。

别认为自己很糟很一无是处啊,你分明就值得他们平心而论也会不住称赞你的好。谦虚是很必要,但请别否定,好吗?至少我眼中的,我心目中的你,是用尽了全力的,是拼上一切在失落失望中挣扎的,对所爱之事倾注极多的人。

我不会说你是最好的,那是恭维;我也不会说你的缺陷,我没有资格。连一面之缘都没有,我知道,你不可能完美,任何人都是。但属于你的,请欣然地接受。你会像你所期盼的那样越来越美好的,我相信。一定会的。

那我呢?我会吗?什么时候我才能更靠近你一点?

只能等到有一天,我变得更好了——要努力吗......

好的。

或许为一个陌生人无缘无故做出改变实在是荒谬。

但我祈祷,现在立下天真的誓言,愿还不晚。